<ruby id="e121t"></ruby>

      1. <track id="e121t"></track><acronym id="e121t"><sup id="e121t"><nav id="e121t"></nav></sup></acronym>
        1. < 回到首頁

          探索動畫的可能性

          故事創作團隊的保羅·瓦特靈(Paul Watling)表示:“我們要將視覺效果推到真人電影無法達成的層次。在電影里有這么一場戲,邁爾斯和彼得卷入了一場輕軌追逐戰,一個角色和另外一個角色被連在一起。我們獲得了一個空空如也的沙盒,可以隨意搭建出最酷的傻子城堡,這無疑是每一個故事藝術家的夢想。主創們并沒有施加任何壓力。他們一直鼓勵我們走的更遠,我們也努力逼迫自己盡可能走的更遠。我們將自己想到的任何相關都拋給他們,不管是攝影機角度、移動畫面、喜劇元素、警察拼命追逐時的輪胎軌跡,還是說一些可以加上的細枝末節的東西,我們都提給他們。我并不認為我們以前有看過這樣的蜘蛛俠電影。”

          對于故事藝術家米蓋爾·杰榮(Miguel B. Jiron),這部影片讓他有機會達成兒時夢想,創造出一個漫畫世界。他表示:“這部影片讓我們可以加入漫畫格、作用線、可視化聲效詞等等元素,更有甚者,我有幸能成為團隊一員,讓邁爾斯·莫拉萊斯這個角色登上大銀幕。作為一位初代移民,看到邁爾斯登上銀幕對于我而言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。我很榮幸能拓展、開發這個角色。”

          杰榮也提到,除了影片的各種創意元素、想法和角色之外,他也提醒自己,一切都還是得回到邁爾斯這個角色身上。他表示:“關鍵是要讓這些瘋狂的創意落地,通過這個獨一無二的視角關注這位13歲的少年,他無法相信自己的命運,發現自己需要承擔難以想象的重大責任。”

          丹尼·德明(Danny Dimian)是一位索尼圖形圖畫工作室的老兵,他同時也是這部影片的視效總監,他把這部影片的創意革命看做是一次自然演化,這也是工作室過去二十年來一直試圖達成的目標。他表示:“這部影片讓我們想起了2000年參與制作《透明人》(The Hollow Man)時的情景。那時候我們想要做的,并不是依賴當時已經完善的軟件和技巧,而是重新思考每一件事情,重新編寫新的工具。那時候我們還不是從零開始編寫軟件,這次我們則是尋求一種全新的漫畫視覺語言,來講述超級英雄的故事。”

          德明的履歷上包括了2002年的《蜘蛛俠》,《精靈鼠小弟2》(Stuart Little 2),《極地快車》(Polar Express),《沖浪企鵝》(Surf’s Up);《天降美食》等等。據他透露,索尼圖形圖像工作室試圖避開CG動畫刻板而嚴格的形式。他指出:“電腦做什么事都是非常準確,你總是會得到最準確的角度、最準確的幾何圖形。藝術之所以有趣,有表現力,在于人類創造事物時的不完美性。我們想要找到一個方法,打破事物的條條框框,通過藝術家的手來展現藝術。在這部影片里,設計和情感優先于準確性和真實度。”

          圖形圖像工作室也仿效了漫畫在色彩偏移上的不完美,德明表示:“我們注意到一點,有時候在印刷漫畫書時,色彩偏移并沒有被均衡處理,看起來像是圖像調焦不準一樣。我們也把這個看做是一個機遇,拓展了一種全新的可能性,基于平版印刷基礎,玩出攝像頭聚焦的把戲。如果顏色偏移沒有正確處理,那么圖像的焦點是很難調準的。我們于是就想:‘如果鏡頭不會散焦,那會怎樣?’于是我們分裂并膠印圖像,就像是印刷錯誤的漫畫頁一樣。這種畫面看起來真的很酷,產生了一種有東西被印在屏幕上的幻覺。”

          湯普森表示,整個制作過程中,團隊的目標是真實還原漫畫風格,又要借助最新的3D科技。他總結說:“理想狀態是,我們停下任何一幀畫面,這幀畫面看起來都像是漫畫插圖。我們不希望只有全景鏡頭看起來漂亮。網點、漫畫格這些漫畫元素在3D場景中都要合拍,要營造出一種幻覺,讓你感覺自己仿佛生活在一本漫畫書里。”

          WWW.QINGYU777,COM